Interview : Chen QiuLin (Chinese)


Mario Garcia Torres. Preliminary Sketches from The Past and for The Future. 2007

© Chen Qiulin, exhibition view. 20 June - 31 July, 2009, Max Protetch Gallery, NYC.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Max Portetch Gallery, NYC.

Click here for the English version.


六月底,陳秋林在紐約Max Protetch畫廊舉辦個展。以最新的紙漿雕塑系列為中心作品,另外還有攝影及錄像作品。我們找來陳秋林談談是次展覽及個人對創作的一些感想。

iam- initiArt Magazine
- 陳秋林

iam: 我讀了紐約Max Protetch畫廊關於你個展的新聞稿,彷佛展覽是分兩部份。一部份是關於四川大地震的廢紙雕塑,另一部份是以破壞(社區)及建立(新家庭)的對立為主題的攝影及錄影作品。可以這樣說嗎?可不可以為我們介紹一下這個展覽?可以展出作品為例說明嗎?

陳︰我的作品一直都是建立在城市變化,時間變化,人的變化的過程中,或者說我是用自己的態度和方法去記錄今天這個發展的時代。關於在紐約Max Protetch畫廊的展覽是一直延續自己的方法論,那些用四川大地震的廢紙做的雕塑也是一直延續我對於城市的感覺,單從材質上說,它們看上去象水泥一樣沉重,實際又是非常的輕。至於作品中的那些雕塑,錄影,圖片,它們可以說是相互呼應。當中有相互矛盾的一面,也有相互和諧的一面,雖然是以地震之後的場景作為背景,但是內容和地震沒太多關係,我還是在用自己的方法去闡釋在發生改變後的城市以及生活在其中的人。

Chen Qiu Lin, Peach Blossom, 2009

©Chen Qiu Lin, Peach Blossom (still), 2009 DVD 2 15 min.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Max Portetch Gallery, NYC..

iam: 你以往的作品都是裝置、行為藝術及錄影為主,這次為什麼會作廢紙雕塑的嘗試?你是從甚麼時候開始的?感覺如何?還會繼續嗎?

陳︰我自己是從來沒限制在固定的材料中,我也嘗試很多的形式,比如舞蹈,音樂,繪畫,寫作等等。這個雕塑的實驗在兩年前就開始了,某種材料對我來說只是用於作品表達的時候它是否是最好的,不固定會一直運用,如果今後的主題也有用廢紙來表達會比較到位的,我也會用,但不一定就只是雕塑。


Chen Qiulin, Lying, 2009

©Chen Qiulin, Lying, 2009, paper mache 7.09 x 19.69 x 68.9 inches approx. 18 x 50 x 175 cm.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Max Portetch Gallery, NYC.

iam: 你是在長江上的萬縣出生、長大,家鄉在三峽工程中被淹沒。被剝奪的記憶把你的關注帶到暴力與破壞、遷徙與消失、陌化與懷緬等生命處境,其中以《別賦》(2002)、《江河水》(2005)、《彩條》(2006)及《花園》(2007)四個錄影最為直接。你曾說過「記錄是因為懷戀」,我們在片子中深深感受一種軟綿綿的、很細膩的對過去及傳統的依戀和美好想像。這引申到幾個問題。首先,你怎樣理解個人情感及大環境的變遷的關係?這是社會急速發展下的一個必然犧牲品嗎?

陳︰我也說過在做作品的過程當中自己也在長大。從別賦到花園,用於記錄本身的角度都有很大的改變。從最早的觸景傷情到理智的分析和記錄的這個過程我用了幾年的時間,從個人情感出發到把這種城市的改變過程背景放大,它是中國大多數城市變化的一個縮影。我在這個過程中學會-- 藝術家是發現問題的人,但並不是解決問題的人,更不是下結論的人。

Chen Qiulin, Rhapsody on Farewell, 2002

©Chen Qiulin, Rhapsody on Farewell, 2002. Video still. Courtesy of the artist.

iam: 去年十月你和三位藝術家季雲飛、劉小東及莊輝共同在芝加哥大學的Smart Museum of Art辦了一次關於三峽遷拆的聯展。相對三位男性藝術家,你的觀點與表述方式有何異同?

陳︰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方法和觀點,我並不覺得自己的作品相對於他們來說有強烈的性別特徵,相反有很多很細膩的表達我沒有他們那麼周到,包括技術。但這也許是我現階段的特質,我的作品總是「粗線條,粗顆粒」的,我也在逐步完善自己的過程中。

Chen Qiulin, Garden, 2007

©Chen Qiulin, Garden, 2007, video still. Courtesy of the artist.

iam: 你作品中出現的女性,或是穿水袖的仙女/幽靈、或是待嫁的新娘、或是被欺負的沉默美女或是被遺忘的天使。為什麼她們總有一種無力感?這跟你的性格好像格格不入。作為藝術家,你怎樣理解「女性」這個身份?

陳︰作品裡也有男的,比如《花園》、《關於徐昭華的夢想》。沒有什麼可以完全用性別去定義的,我也從來都不排斥自己的女性身份,但是它只能說是一種性別社會的認可,在作品的完成過程中性別的應該不是最重要的問題吧。你指的那種「無力感」只是一種形象上的習慣感知,相反很多人在不知道我的身份時往往不會認為是一個女人做的東西。關於一個女性藝術家的性別和作品之間的關係好像是個很永恆的話題,但我自己感覺好像是很少在做作品的過程中會想著自己的女性身份,老這樣想著身份的問題一定沒辦法做東西的,至少我是這樣。

Chen Qiulin, ... No. 1 , 2002

©Chen Qiulin, ... No. 1 , 2002. Photo. Courtesy of the artist.

iam: 《二月十四號的豆腐》(2004) 這個作品的呈現方式結合雕塑、裝置、行為、錄影、攝影等過程,並在幾天內進行。可以給我們介紹一下這個作品嗎?

陳︰2004年2月14日晚我在成都藍頂藝術區做了一個《二月十四日的豆腐》的派對。主題是由100塊雕刻成的中國傳統姓氏的豆腐,四川傳統的火鍋,大家一起吃豆腐,開Party。過程中也有一些穿制服的漂亮妹妹為大家分豆腐,也有錄影,都是偷拍的一些人的談話,像放坝坝電影那樣用大螢幕播放,現場也有音樂,很歡樂的氣氛,參加的人有文化人,藝術家,也有村子裡的農民,人很多,大家歡聚一堂,一起在情人節裏吃百家姓的豆腐喝啤酒。

Chen Qiulin, 14 February 2004

©Chen Qiulin, 14 February 2004, document of installation, performanc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iam: 選擇以豆腐這種最「平常百姓家」的材料來雕刻百家姓,並且在高速公路旁的小路展出。當中有甚麼樣的政治訴求?當時是在怎樣的社會氣氛下創作這個作品?

陳︰說實話,沒有什麼政治的因素在裡面。我在去綿陽的路上看見有這樣的一條路,一直想找這樣的一個場景,然後就做了這個。

iam: 你曾說過2004年是你藝術生涯中一個危機,曾想過放棄。可以告訴我們你是怎様開始當起全職藝術家?2004年是怎樣的一個轉捩點?現在又怎樣看待自己的藝術事業呢?

陳︰2004年底,有家英國機構買了我四張照片,有錢可以繼續做下去了,現在的我還是那個我,和那時候一樣,只要還可以做下去,就一直做下去。

iam: 今年秋你將在美國洛杉磯的Hammer Museum舉行個展。可以談談你的展覽構思和想法嗎?

陳︰這個展覽還在籌備中,有可能是4個到5個錄影的個展。現在還沒有完全確定展出什麼。

iam: 謝謝你。

關於藝術家

陳秋林,1975年生。2000年畢業於四川美術學院版畫系。最近展覽包括︰2008年參加「廢品」 - INART tainan藝術空間,台南市,臺灣;「Two Chinas:Chen Qiulin And Yun-Fei Ji」,伍斯特博物館,麻塞諸塞州,美國。「違章建築 Ⅱ」,長征藝術空間,北京,中國。 2007年「棱鏡——新媒體藝術展」,奧地利總理府畫廊,維也納,奧地利;「迴響----成都新視覺藝術文獻展,千高原藝術空間,成都,中國;「China Power Station Part Ⅱ」,Astrup Fearnley Museum of Modern Art,奧斯陸,挪威;「注意--中國當代攝影」,Artium–巴斯克當代中心美術館, Vitoria-Gasteiz, 西班牙;「從西南出發--西南當代藝術展1985----2007」,廣東美術館,廣州,中國;「口傳和耳聞的四方----貴州雙年展」,貴陽美術館,貴陽,中國。舉辦「花園」, Max Protetch Gallery,紐約,美國;舉辦陳秋林個展: 大學美術館, University of Albany, 紐約,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