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 Tozer Pak (Chinese)


Tozer Pak. Making perfect world, 53rd Venice Biennale. Hong Kong Pavilion 2009

香港館外觀

Click here for the English version

這是香港第三次參加威尼斯雙年展,並首次以個展的型式委任年輕概念藝術家白雙全代表香港參展。五月初已抵步威尼斯為展覽作準備的白雙全說,來到威尼斯後,第一件事是感受展出場地。「這次的經驗和以往的創作方式很不一樣。以前在報紙上發表作品方案,以文字為溝通媒介。現在把自己放在展場中間,以感受空間和展示方式。」作為概念藝術家,白雙全嘗試建立兩個層面,「我感覺像是在做兩個展覽,第一是視覺上的,第二是概念上的。」身體經驗為先,最直接地以雙眼感受,影像變為記憶、印象,不需要太多解釋,觀眾一看就明白。當他們再深入思索時,產生第二層的概念性訊息,可以是和藝術家相通的,亦可以是觀眾自身生活經驗的連繫。

Tozer Pak. Making perfect world, 53rd Venice Biennale. Hong Kong Pavilion 2009

©Tozer Pak, Making (Perfect) Workd, exhibition view of Hong Kong Pavilion in Venic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白雙全在威尼斯創作的第一件作品,是展示在入口院子裡的《一半靈魂、一半身體》。白雙全在威尼斯散步時找來小石塊,又在展場裡找到前人留下來繩索,繩索兩邊繫著小石塊,一邊以半圓型散在地上,另一邊吊起釣在牆身本有的一顆釘子上。石頭的高度剛好是他的前額位置,這是他的腦和靈魂,而石塊的重量,就讓人想起體重。他說︰「這個作品是理所當然地存在於這個位置。一切原地取材,零製作費,加上散下的陽光和作品的型態互相呼應,當我看到這個場地,我的腦子裡就呈現了這樣的一件作品。」這是山,入口處放置的是水,從維多利亞港帶來的《水平線》水瓶裝置作品。左方是一座由港幣一毫子堆成的小山丘,「我小時候在中國福建長大,對香港的想像是遍地黃金。雖然現實並非如此,但對香港的美好想像的情意結一直沒有消失。」白雙全蹲下來,雙手抓起一把銅錢,慢慢散下,天真爛漫地笑了。「這些銅錢由以往的皇冠變成現在的紫荊花,見證了香港歷史、政治、生活的轉變。」有山有水、有金有木,白雙全打趣地說,「這是一個風水陣」。本來,一個展覽的佈局就是視覺和感觀的結合。

Tozer Pak. Making perfect world, 53rd Venice Biennale. Hong Kong Pavilion 2009, Horizon Placed at home

©Tozer Pak, Half Soul, Half Body, Venice, 06 - 21. 05. 2009, 63.4KG stones
The Horizon Placed at Home (N22.17'400" Version), Hong Kong, 05.04.2009, 45 plastic bottles filled with seawater collected from Victoria Harbour, Hong Kong.

I展覽題為《製造(完美的)世界》,並分為四部份,海洋、香港、異邦的城市、夢。展出的作品大部份為過往數年的創作,但展示方式往往因應空間而調整。白雙全的作品以個人生活經驗出發,以細膩的觸覺,敏銳的觀察、分析,豐富的想像力和幽默感,富詩意、感性的創作風格,與觀眾分享其對生活的領會和反思。相對現今當代藝術的巨型姿態,白雙全的作品顯得精細小巧。如裝置作品《關於172 cm》,以藝術家的身高為高度,一塊石頭和一條繩索拉出30度角,放置在地上。作品細膩得使觀眾不為意,往往碰到繩索或踢走石頭,藝術家很有耐性地一次又一次把石頭放回原位。白雙全說:「這種不穏定性很有趣,當中的流動感和其他以水和空氣為題的作品形成一種呼應。同時,當觀眾因碰撞到作品時才留意到作品的存在時,就變得更有機。」

Tozer Pak. Making perfect world, 53rd Venice Biennale. Hong Kong Pavilion 2009. Breathing in a house, 2006, Busan

©Tozer Pak, Breathing in a House, Korea (Busan), 01 - 10. 09. 2006 (10 days).

1977年出生的白雙全把香港帶到威尼斯,以七十年代的概念藝術為創作策略,而內容則極為個人化,「個人經驗很重要,我的作品都是關於我的。」有趣的地方是,他善於溝通,抽象的概念可輕易地被轉化為具像的論述。他能以不同的角度去看世界上的任何事物,使這個世界變得更豐富,變得更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