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 54 Venice Biennale


Mario Garcia Torres. Preliminary Sketches from The Past and for The Future. 2007

雙年展的總監Paolo Baratta (左) 及 「啓悟 (ILLUMInations)」的策展人Bice Curiger 於威尼斯合照。 ©攝影 Giorgio Zucchiatti / Fondazione la Biennale di Venezia 2011.

 

第五十四屆威尼斯雙年展於本月四日揭幕,開幕前個多月,來自世界各地的新聞稿及酒會邀請已紛紛而至。於Giardini及舊軍械庫Arsenale舉行的主題展集結了83位國際藝術家,加上在威尼斯四散的89個國家館及37個非官方展覽,可謂有史以來最陣容鼎盛的一年。無論雙年展現象如何急速地於世界各地繁衍,威尼斯這頂光環誰都摘不下來﹗

為當代藝術把脈

威尼斯雙年展的主題展向來概念性主導,今屆策展人Bice Curiger以「啓悟 (ILLUMInations)」為題,探討藝術創造中的直覺、頓悟、意會等個人經歷,同時以雙年展的國際視野,為全球化下的藝術趨勢把脈。Curiger大膽地以文藝復興畫家Tintoretto的三幅大型油畫作為點題作品,她在訪問中指出Tintoretto的反古典美學、摒棄平衡、和諧等價值,無論在當年或今天,都極富突破精神。當代作品中與Tintoretto的啟蒙、生死等主題作回應的,首選是Urs Fischer的三件蠟像雕塑,包括重塑巴洛克時期Giambologna的雕塑作品《強擄薩賓婦女》、藝術家Rudolf Stingel蠟像及Fischer工作的椅子,點燃著的三件蠟像將於展期中慢慢融化。另一史詩式作品是美國藝術家Christian Marclay的《時鐘》,長達24小時的影片剪接了上千部電影中的時鐘鏡頭,與現實時間同步地逐分鐘敘述著零碎的劇情片段。Marclay取得了今屆雙年展的金獅獎,而《時鐘》被媒體評為踏進21世紀以來最重要的作品。

MICHELANGELO PISTOLETTO, Twentytwo Less Two, 2009

©美國藝術家Christian Marclay的《時鐘》,長達24小時的影片剪接了上千部電影中的時鐘鏡頭,與現實時間同步地逐分鐘敘述著零碎的劇情片段。

 

熟悉Curiger的策展風格的觀眾都準備好心情迎接一場巨無霸式視覺盛宴,在Arsenale入口處便是中國藝術家宋冬的巨型裝置作品,他把小時候居住過的百年老屋拆解,一扇扇的衣櫃門、窗櫺、櫥櫃串連成曲折的迴路,讓觀眾穿梭其中。年輕法國藝術家Loris Gréaud的十七米鯨魚雕塑則演繹了十九世紀文學巨著《白鯨記》,邀請觀眾從鯨魚腹部進入,按照書中的描述製作切割工作室。Curiger還提出了「館中館」的概念,邀請四位藝術家創作展覽間隔,如波蘭藝術家Monika Sosnowska的不規則牆身成為了非洲藝術家David Glodblatt攝影作品的展場。

 

Paul Chan, Sade for Sade's Sake, 2009

©藝術家Loris Gréaud的十七米鯨魚雕塑則演繹了十九世紀文學巨著《白鯨記》。

 

大型裝置與國家競賽

以「大」取勝的不僅是Curiger策劃的主題展,多個國家館均以大型裝置為主題,整個雙年展儼如一個「大」的競賽。英國館要觀眾花上個多小時排隊方可入場觀看Mike Nelson的建築迷宮《I, Imposter》,十六個現場建成的十八世紀土耳其工匠工作室構成破爛的石屎裝置,「大」而乏味,直叫排隊的人失望而回。瑞士國家館由炙手可熱的Thomas Hirschhorn包辦,以錫紙、紙皮建築而成的大型互動裝置內,到處可見玻璃瓶、膠帶、舊雜誌、芭比娃娃、血腥影像等。這是另一場叫觀眾愛之或恨之的喧囂裝置。毗連的德國館建築物本身帶有強烈的法西斯風格(二戰時經納粹改建),Christoph Schlingensief乾脆將它變身為小教堂《A Church of Fear vs the Alien Within》,反省國家歷史之餘亦表露了藝術家在癌細胞威脅下的心理狀態(Schlingensief於去年十月病逝),同時贏取了今屆的最佳國家館獎。

 

今屆雙年展最佳國家館得主德國,由Christoph Schlingensief 的創作的另一大型裝置作品Church of Fear,2011。© 攝影Roman Mensing, artdoc.de

今屆雙年展最佳國家館得主德國,由Christoph Schlingensief 的創作的另一大型裝置作品Church of Fear,2011。© 攝影Roman Mensing, artdoc.de

 

筆者偏愛的是位於Arsenale的阿根廷國家館及市中心的盧森堡國家館。年輕雕塑家Adrián Villar Rojas於現場創作了頂天立地的巨型雕塑森林,這些數噸重的作品於展覽後將會被摧毀。這位身材瘦削的阿根廷藝術家笑指,在第三世界工作缺乏高科技支援,是次展覽是純意志力的表現。Jean Bechameil及Martine Feipel的盧森堡館則以扭曲的居住空間為題,歪歪斜斜的傢俱像在提醒我們生活空間本身是關於溝通和行動。

 

盧森堡的兩位年輕藝術家Martine Feipel 及 Jean Bechameil打造了全白的建築裝置Le Cercle Fermé。

© 盧森堡的兩位年輕藝術家Martine Feipel 及 Jean Bechameil打造了全白的建築裝置Le Cercle Fermé。

 

化不開的政治意味

眾多大型裝置中最為喧嘩的是美國館《Gloria》。二人組合Allora & Calzadilla將六十噸重的英式坦克反倒在美國館門前,每小時便有奧運選手在坦克上練跑十五分鐘,嘈音響徹整座Giardini。館內體操健兒在頭等機艙座位上舒適地練習,另邊厢一座管風琴安裝了Giardini內唯一的提款機,觀眾提款時管風琴便自動演奏。看似粗糙的大美國主義叫同行的美國朋友們尷尬不堪,但這正是展覽的用意︰世界警察自娛娛人的下場是滑稽地自我膨脹,同時極力保持苗條。

 

二人組合Allora & Calzadilla在美國國家館前展出的Track and Field, 2011。

© 二人組合Allora & Calzadilla在美國國家館前展出的Track and Field, 2011。

 

或者,威尼斯雙年展本身已成為全球化與國家性的角力現場。第三世界國家擺下傳統文化陣(如中國館的花、茶、香、酒、藥五味迷魂陣),發達國家則以金彈攻勢展示國力,愛國情緒突然高漲,名副其實的「藝術奧林匹克」。是以小國如安道爾及海地、貧國如孟加拉及剛果等亦要把藝術家送到威尼斯。甚至法國著名收藏家François Pinault亦以威尼斯為基地,於Palazzo Grassi及Punta della Dogana建立私人美術館。

 

Elmgreen & Dragset's The Collector at the Nordic and the Danish pavilions in the Giardini

於Palazzo Grassi 展出的Joana Vasconcelos作品 Contamination (2008 – 2010)。Palazzo Grassi為法國著名收藏家Francois Pinault的私人美術館。展覽「世界屬於你」,展期至12月31日。

 

新與舊、榮與辱、嚴肅與娛樂、藝術與金錢等等矛盾元素交織出一個混雜的文化奇觀。或許百多年來威尼斯依舊扮演著其中立角色,讓一幕幕眩目的展示在此上演。

 

2011威尼斯雙年展
日期:2011年6月4日至11月27日(逢星期一休館)
時間:10:00-18:00
地點:Giardini、Arsenale
收費:成人全票20歐羅(約220港元),學生及小童全票16歐羅(約177港元),包括參觀Giardini及Arsenale兩個場館。
網頁:www.labiennal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