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 David LaChapelle


David LaChapelle photographed on one of his psychedelic sets.

David LaChapelle photographed on one of his psychedelic sets.

 

David LaChapelle – 浮華與救贖
文字 / 丁燕燕
圖片提供 / Monnaie de Paris 及David LaChapelle

 

「末世的意識是電視賣給我們的」,著名時裝攝影師David LaChapelle如是說。他指的是掛在巴黎錢幣博物館展廳入口處的大幅攝影作品「Decadence: The insufficiency of All Things Attainable」(2008)。作為LaChapelle首次大型回顧展的主題作品,它呈現的正是物質氾濫的末世想像︰赤身露體的男女痛苦地扭曲著身體,高級名牌消費品散落各處,象徵庸俗貪婪的金猪追逐著人群。旁邊是名為「Crash」(2008)的系列作品,四幅巨型照片上是被撞成粉碎的名車,題目諷刺意味十足,分別為「高度性能」、「無限自由」、「高智能頹唐」、「豪華權威」。新作矛頭直指物質社會中的種種扭曲、乖張現象,鮮明地表達了作者的反消費態度。但這反資本主義的聲音來自一位曾高舉浮華旗幟、標榜高檔消費、以拍攝名人巨星聞名的創作人,似乎有點格格不入。或許這是LaChapelle的「贖罪」計劃。

 

David LaChapelle, Decadence: the insufficiency of all things attainable, 2008

David LaChapelle, Decadence: the insufficiency of all things attainable, 2008. Edition 5/7. Digitaler C-Print auf Wellpappe, 266.9 x 914.4 x 134.3 cm. © David LaChapelle. Courtesy Fred Torres Collaborations.

 

1963年出生的LaChapelle本身就是七十年代西方文化的典型產物,他的輕狂歲月便是在中下階層的紐約市郊、毒品/大麻、次文化中渡過。第一張相片是站在家中陽台上穿著比基尼、手拿酒杯的媽媽,自此,他喜歡以堆砌作狀的環境為中心,甚至有能力將俗不可耐的東西變得美麗、誘人。LaChapelle的攝影事業始於八十年代初為雜誌Interview拍攝Andy Warhol,二十年來,他的知名度與荷里活式的名人文化同步齊飛,作品深刻地記錄了這個荒唐年代的頹喪︰性、毒品、金錢、貪婪、名品時裝、過度消費和過度頹廢。LaChapelle深入這個世界,以其為樂,郤不忘開這個世界的玩笑。他以獨特、強烈的色彩感創造了一個又一個豔俗無比的情色世界︰全身赤裸地躺在餐桌上任人品嚐的Naomi Campbell、置身香蕉及車厘子漫天飛舞的狂歡Elton John、被警察捕住的性感木納Paris Hilton、綴滿Louis Vuitton圖案的古銅裸女、以剖開的西瓜護著陰部的裸女。蠟質玩偶般的人物處於癲狂、亢奮的狀態,表情充滿神經質,不能自禁地咆哮、呻吟著。在這荒誕不經的詼諧意味背後,攝影師正向我們預示著一個在物質與傳媒操縱下的社會將會出現的集體精神疾病。或許,這便是攝影師眼中的末世。

 

© David LaChapelle. Courtesy Fred Torres Collaborations.

© David LaChapelle. Courtesy Fred Torres Collaborations.

 

由對浮華世界的調侃到物質消費的批判,至近年對災難、戰爭、人類精神的關注,攝影師保留著顯明的個人風格。戲劇性的張力、怪誕與美感的對立、大膽跳躍色彩等特徵始終洋溢於影像上,完全不容你認錯。主題的轉變,可視為攝影師對自身的定位轉變,商業創作人?藝術攝影師?由媒體走進博物館,LaChapelle要求的,是來自公眾更嚴肅、更批判性的注視。

 

© David LaChapelle. Courtesy Fred Torres Collaborations.

© David LaChapelle. Courtesy Fred Torres Collaborations.

 

David Lachapelle
Monnaie de Paris
11, quai de Conti - 75006 Paris
展期至2009年5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