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 Empire Strikes Back


Jitish Kallat, Untitled (Eclipse), 2007, Acrylic on canvas, 274 x 518, triptych.

Jitish Kallat, Untitled (Eclipse), 2007, Acrylic on canvas, 274 x 518, triptych.

 

帝國反擊現代印度藝術展

文字 / 丁燕燕
圖片提供 / 倫敦薩奇畫廊
原文刊載於「明日風尚」2010年2月號

繼《再起革命—中國當代藝術》、《揭開面紗—中東新藝術》及《抽象美國—新油畫和雕塑》三個大型展覽後,在國際藝壇舉足輕重的私人美術館薩奇畫廊 (Saatchi Gallery) 於一月二十八日為其新展覽《帝國反擊—現代印度藝術》舉行開幕禮,展出來自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國家印度的26位藝術家新作。

自2008年年底遷入倫敦Chelsea,正式座落佔地七萬平方公尺的約克公爵總部大樓後,薩奇畫廊推出的四個大型展覽一致地體現了這位廣告鉅子Charles Saatchi的個人品味及商業操作。薩奇向來以大膽創新加上獵奇、炒作的作風而備受爭議,新空間、新展覽繼續於國際藝術市場推波助瀾,繼中國當代後,中東及印度將成為下一波市場炒作對象。

 

Subodh Gupta,U.F.O,2007. Brass utensils, 114 x 305 x 305 cm.

Subodh Gupta,U.F.O,2007. Brass utensils, 114 x 305 x 305 cm.

 

當然,印度當代藝術在國際市場的興起絶非薩奇一人的功力。中國和印度當代藝術受到國際矚目同樣有其特定的政治經濟背景,因為兩個國家都是亞洲歷史悠久的文明古國,現在也是經濟上最受矚目的發展中國家,因此在各個方面的發展和變化都引起關注,其中藝術也不例外。印度在商業和國際上的成功使其藝術也逐漸繁榮起來,孟買、德里和班加羅爾等地相繼開設了多家畫廊,甚至擴展至歐洲和美國。但藝術的快速發展遇上了近期的經濟危機,引發了一個關於自身文化和全球化的思考。曾有收藏家這樣評價印度的獨特情況︰「印度有著極為複雜的政治環境,民族、宗教等問題刺激人們有感而發,恐怕連普通人都會有自己的思考,這就更容易有豐富的當代藝術了。」

 

Chitra Ganesh, Tales of Amnesia, detail (Godzilla),2002-2007

Chitra Ganesh, Tales of Amnesia, detail (Godzilla),2002-2007

 

如說印度老一代藝術家跟隨西方藝術傳統的話,那年輕的一代已成為了整體藝術進程的其中一部份。他們樂於借助新媒體,特別是錄像和攝影,來探索個人對這個新世界的反應,他們的藝術指向也來得更直接,個人認知與傳統文化、世界觀等均是重視、反省的對象。比如Subodh Gupta的作品「UFO」就是把七八千件不銹鋼日用餐具堆積起來,焊到一起天外來客、人類共同關注的UFO形象。另一位藝術家Jitish Kallat的作品「公共通告二號」以四千五百件骨頭砌出甘地1930年的和平抗議講辭,在今天「以暴易暴」的全球反恐下,甘地一生呼籲的和諧永存的印度或世界以失敗告終。另一個重要主題是近期的城市擴展,移居等等,都成為藝術創作的素材。此次展覽將展出多位知名藝術家和新晉藝術家的作品,他們中的大多數都在英國展出過。其中包括Atul Dodiya、Chitra Ganesh、Rajan Krishnan等26人。

 

Jitish Kallat, Public Notice 2, 2007, 4,479 fibreglass sculptures, dimensions variable

Jitish Kallat, Public Notice 2, 2007, 4,479 fibreglass sculptures, dimensions variable

 

無論是看好印度這個經濟實體的未來,還是懷著濃重的獵奇心理,西方收藏家對於印度當代藝術的青睞,已經帶來了印度當代藝術的非常規發展。薩奇畫廊能否透過是次大型的展覽將這些藝術家推上國際藝壇,再次左右潮流的趨勢,仍要看藝術圈內人對薩奇畫廊今後展覽的回應了。


The Empire Strikes Back - Indian Art Today
Saatchi Gallery
29th January - 7th May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