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 Mark Vanmoerkerke


金融投資專家Mark Vanmoerkerke在他的私人藝術空間接受筆者訪問,背後為藝術家On Kawara的「Date Painting」(1973 – 1978)。

Mark Vanmoerkerke in front of date paintings by On Kawara, July 3, 1973, Nov 8, 1977 and APR 8, 1978 (Liquitex on canvas with hadnmade cardboard box. 10 x 13 inches (25.5 x 33 centimeters) each). Noli Me Tangere show installation view in Mark Vanmoerkerke’s art space in Ostend. Photo: © Anthony Morabito / InitiArt Magazine, 2011. 金融投資專家Mark Vanmoerkerke在他的私人藝術空間接受筆者訪問,背後為藝術家On Kawara的「Date Painting」(1973 – 1978)。

 

位於比利時西北部Osstende這個荷語小城裡,藏有二千多件當代藝術中最耀眼的珍品,說的是收藏家Mark Vanmoerkerke的私人珍藏「The Art Collection」。Mark於2008年為他的藏品建新居,創立這個私人空間,同時定期開放給公眾參觀。訪問中,Mark分享了他管理私人收藏的經驗及藝術空間對一座城市的影響。

 

私人收藏管理學

五十八歲的Mark Vanmoerkerke笑稱自己在藝術收藏方面是一個遲熟的人,要到四十五歲才開始收藏。但做任何事都百分百投入的他,短短十多年來便建立起世界上最重要的後概念藝術藏品之一。他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當金融危機暴發,藏家們都勒緊口袋時,他郤一擲千金,在邁阿密藝術博覽會上一次購入八十八件作品。「你要知道,在你口袋空空時購進的作品,往往是最好的。因為你願意為它承擔風險,為它放棄其他的投資。所以,最珍貴的就是它。」

 

When an artist /photographer visits the art space, they are invited to shoot the front of the building. This is an image by Philippe de Gobert. On the far right, a Pavilion installation by Dan Graham.

When an artist /photographer visits the art space, they are invited to shoot the front of the building. This is an image by Philippe de Gobert. On the far right, a Pavilion installation by Dan Graham.
藝術空間外觀,左邊為舊工廠改建而成的展覽廳,右邊為加建的展覽廳及辦公室,最右邊為著名藝術家Dan Graham的「Pavilion」裝置作品。每有藝術家到訪,Mark都會邀請他們為建築物拍照,此為攝影師Philippe de Gobert的作品。(由Mark Vanmoerkerke提供)

 

「一個優秀的收藏家得有勇氣承認自己犯錯,還得有魄力及能力整頓收藏。確立清晰、專一的定位方向後,就得有耐力拒絕某些作品。」Mark指自己從錯誤中學會了收藏的原則。購買第一件當代藝術品為的是裝飾辦公室,愛上了便隨心所欲地購進心頭好。不知不覺間,二千多件作品堆滿了家及倉庫。重新定位後,Mark在Oostende覓得一舊工廠,並在旁邊加建一座展覽廳,作為展示、保護收藏的地方。

當藏品越來越多時,最叫收藏家頭痛的,便是保存及維護的問題。Mark特別注重這方面的工作,「這是任何一位收藏家應盡的基本職責。」Mark有整整兩層空間用作保存作品,溫度、濕度、燈光等均遵照美術館規定。不展出的作品,便妥善安置,如圖書館般分區分碼。大型繪畫、油畫及攝影作品一律架在拉櫃內,小件的平面作品,則放入壁櫥,三維作品則獨立裝在等製的木箱內,當眼處貼好作品標籤,根據藝術家姓氏排列。Mark的藝術圖書館同樣管理妥善,「我們清楚地知道這些資源的學術及歷史價值,所以我們設立了兩個獎學金,幫助有志於私人收藏管理學的碩士或博士生進行研究。」

 

Office within the Art Space. On the wall, photos by Bernd and Hilla Becher.

Office within the Art Space. On the wall, photos by Bernd and Hilla Becher. Photo: © Anthony Morabito / InitiArt Magazine, 2011. 藝術空間內的辦公室,背後為Bernd and Hilla Becher的攝影作品。

 

何謂私人藝術空間?

「這是一個半私人、半公共的藝術空間,只要有人按鐘,相識不相識的,我都會為他們開門。」好,讓我們先來理解一下私人藝術空間的定義及性質。

收藏向來是私人主導的,無論收藏對象是藝術品或罕世珍品,它往往帶有強烈的個人印記。過往收藏是權貴的專利,後來亦成為文人學者建立專業知識體系的方法。我們今天所認知的博物館及圖書館都是由私人收藏演變而來,可以說,公諸同好的私人藝術收藏便是美術館的前身。經驗三個世紀的演進,公共美術館(無論是歐洲的國立或是美國的私立美術館)漸漸成為了藝術珍品的合法歸宿,收藏家亦樂於支持這些美術館,出錢出力、捐贈作品等。

 

Exhibition space... installation view of Noli Me Tangere -- Curated by Jan Hoet (March - Oct 2011). Courtesy of the Vanmoerkerke Collection.

Exhibition space... installation view of Noli Me Tangere -- Curated by Jan Hoet (March - Oct 2011). Courtesy of the Vanmoerkerke Collection. Photo: © Anthony Morabito / InitiArt Magazine, 2011.

 

但近三十年來,由收藏家自發地買地、建展覽館、策展、聘請博物館管理專才,甚至策劃社區教育項目等的例子越來越多。現時全世界大約有七十五個私人空間,主要集中在歐美國家。這個轉變,與藝術市場的活躍有直接關係,但更深遠的原因是美術館的僵化。作品價格高漲,令很多美術館難以與財力龐大的藏家競爭。加上美術館的購藏制度繁複、保守,對於前衛、具挑戰性的作品往往反應慢三拍,是以絕大部份當代藝術品落入私人收藏中。收藏家亦因而再次成為承擔經濟風險、支持藝術家生活及創作的人。「美術館有它的歷史責任,一個好的館藏必須具有歷史性、渊博性及完整的文獻記錄。私人收藏沒有這些包袱,自由度、冒險性及開放性才是最重要。」Mark說。

Exhibition space... installation view of Noli Me Tangere -- Curated by Jan Hoet (March - Oct 2011). Courtesy of the Vanmoerkerke Collection. Left: Donald Judd, Untitled (Stack), 1993. Galvanised iron, 10 units / 23 x 101.6 x 78.7 cm each, 23 cm intervals.

Installation view of Noli Me Tangere -- Curated by Jan Hoet (March - Oct 2011). Courtesy of the Vanmoerkerke Collection. Left: Donald Judd, Untitled (Stack), 1993. Galvanised iron, 10 units / 23 x 101.6 x 78.7 cm each, 23 cm intervals. Photo: © Anthony Morabito / InitiArt Magazine, 2011.

 

私人藝術空間與城市

Mark選擇在Oostende建立這個私人空間,除了這裡是他生活的地方外,另一重要原因是,這個皇室最愛的海邊渡假小鎮,甚麼都有,就是當代藝術欠奉。「莫說美術館,就連畫廊亦要開車到其他城市才能見到。」

Mark決定興建藝術空間時,只和算間學校談過,看看社區需要甚麼,其他行政部門只需「通知一聲」。這是全私人投資,不設門票,亦不需政府資助。很自由的,沒有半點美術館的規矩,部份作品更可讓參觀人士觸摸。「觸摸藝術品是一種很刺激的感覺,往往年輕人愛上藝術,就是親手接觸過作品,很有人味的。」Mark說。

 

Exhibition space... installation view of Noli Me Tangere -- Curated by Jan Hoet (March - Oct 2011). Courtesy of the Vanmoerkerke Collection. Left: Mandi III, 2003. Information flap-board, All flaps painted black, 63 x 178 3/4 x 7 7/8 in. (160 x 454 x 20 cm).

Exhibition space... Installation view of Noli Me Tangere -- Curated by Jan Hoet (March - Oct 2011). Courtesy of the Vanmoerkerke Collection. Left: Mandi III, 2003. Information flap-board, All flaps painted black, 63 x 178 3/4 x 7 7/8 in. (160 x 454 x 20 cm). Photo: © Anthony Morabito / InitiArt Magazine, 2011.

 

這個私人空間的探訪率非常高,因為這裡每六個月就會舉行新展覽。Mark從不自己策展,而是邀請知名的策展人來為他策展。收藏家一般都不喜歡以學術的角度來看待自己的收藏,但空間一旦開放,便應要有某程度的「教育」意義,故此,Mark選擇外援。「第一個受教育的人就是我自己」,他笑說。本著「分享是樂趣」的信念,Mark以驚人的魄力及財力,獨力管理著這座藝術聖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