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 Christian Boros


CHRISTIAN BOROS, Photo: © NOSHE

CHRISTIAN BOROS, Photo: © NOSHE. Courtesy of the Boros Collection, Berlin.

 

柏林BOROS當代藝術空間

文字 / 丁燕燕
圖片提供 / Boros Collection

 

位於舊東柏林市中心Mitte的Boros私人當代藝術館藏,以其獨特的收藏風格和邏輯,成為國際上最重要的收藏之一。Boros於2008年開放收藏,與公眾分享成果,而選址是獨一無二的舊納粹防空堡壘。過去與未來、懺悔與包容、戰爭與藝術,交集成沉重而激昂的故事。

 

不可思議的建築物

當你踏進這座五層的建築物,你會有與世隔絕的感覺。因為,你正置身二戰時的納粹防空堡壘,它有兩米厚的堅實牆身及三米厚的屋頂,可阻擋子彈、炮火的攻擊,而近乎封閉式的建築,更可將外界的聲音、光線、甚至空氣阻隔。但請放心,不要感到窒息,因為新任主人收藏家Christian Boros已將建築物的內部結構重組,使整個空間更流通、舒暢。 這

座防空堡壘可謂歷盡滄桑,它建於1941年,任務是保護Friedrichstrasse車站附近的居民及旅客,可容納三千人。戰後Mitte成為東德管轄區域,它便成為了戰犯監獄。1957後,它變為了蔬果儲蓄庫。大家討厭它的過去,笑稱它為「香蕉避難所」。東西德合併後,它在電子音樂當紅的九十年代,轉身成為柏林電音派對的主要場所,當年許多前衛戲劇、展覽、性派對等都在這裡舉行。其中一個房間更被塗上黑油,成為性愛黑房,建築物因而被稱為「黑暗俱樂部」。1996年官方將它封鎖,但其間仍不斷有突圍事件發生。

Boros在2003年購入這座建築物, 與建築師Jasper Casper花了五年時間,把從前二百個狹窄的房間合併為八十個寬敞的空間,展出收藏家的部份藏品。過程中,他們致力保留建築物的歷史痕跡,突出建築物原本的牆身、塗鴉等,同時於頂層加建五百平方米的天台別墅,游泳池、花園等俱備,成為Boros的家。

The interior and the exterior of the Bunker

The interior and the exterior of the Bunker. Photo: © NOSHE. Courtesy of the Boros Collection, Berlin

 

私人美術館?

Boros於1990年開始建立這個收藏,本著「活在當下」的精神,他的原則是只購藏在世藝術家的最新創作而不追求大師的舊作。換一種說法,即他收藏的六百多件作品能具體地反映過去二十多年來的藝術發展及演變,而這種「即時性」及未經時間洗禮的「新鮮感」,是公共美術館所欠俸的。這就是私人收藏的沖擊力及優勢,因為他們都帶有強烈的冒險精神和前瞻性。所以,參觀他的收藏,亦等於進入他的冒險世界,大開眼界。

要參觀這個收藏,必須網上預約,90分鐘的導賞旅程讓你感受全新的藝術體驗。Boros的收藏以大型雕塑及裝置作品為主,你會驚嘆每件作品與整個空間的極度吻合,彷彿作品是為展出空間度身訂制。我們有這種錯覺,是因為所有的作品都是由藝術家親自選定展出位置及方式,部份作品則因為建築物入口狹窄而需調整或於現場重組,這亦是整個展出及收藏的美妙成果,作品與空間結合得天衣無縫。

當別的收藏家樂於比拼收藏名單的長度時,Boros郤採取橫向發展的策略,集中收藏某些藝術家的作品,務求能更深入、更完整地梳理和呈現六十七位「入室」藝術家的創作及藝術探索。這種「橫向收藏」可說是最考驗眼光和自信的,而Boros的成功亦在於他獨到的慧眼和敏銳的觸角,他彷彿能在起步點辨出優劣,在藝術家成名前,買下他們的作品。「二十年前,沒有人會買Elizabeth Peyton的畫作,因為大家都不知道繪畫是否還有未來,而她將來又會往哪個方向走。這些對我來說不重要,我只知道她準確地捕捉住我們這代人的精神狀態。」

Anselm Reyle, Untitle, 2008. Photo: © NOSHE. Courtesy of the Boros Collection, Berlin

Anselm Reyle, Untitle, 2008. Photo: © NOSHE. Courtesy of the Boros Collection, Berlin

 

 

誰是Christian BOROS

Boros 購藏的第一件藝術品是Joseph Beuys的«Intuition Box» (1983),當年他只有十九歲,而錢則是來自父母給他買車的成年禮物。這筆奬賞,他亳不猶豫地花掉在一個盒子上。但別以為他就是一個不懂理財的人,事實上,他頭腦清醒得很。1990年,還在Wuppertal修讀廣告及美學的Boros,需要籌錢交學費,但他沒有像其他學生般跑去當侍應,反而創立了自己的廣告公司,並取得了兩個大品牌的合約。Boros回憶說,當年他和教授們有約在先,如果他在廣告界飛黃騰達,必定回饋於藝術。「因為藝術在事業上給予了我很多東西︰靈感、力量、魄力。透過收藏藝術,回饋藝術,是自然不過的事。」

二十多年後的今天,當年的「學生習作」已發展為德國最重要的廣告公司之一,Boros被稱為「廣告界奇才」。事業上的成功,使得Boros更投入建立收藏,短短二十年,收藏規模已達六百多件,即平均每十二天購藏一件作品。剛開始時,他被英國年輕藝術家頹廢風格、帶有強烈自我意識與感官刺激的前衛創作吸引,並開始購藏Damien Hirst、Sarah Lucas、Tracy Emin等的作品。現在他的名單包含了眾多當代國際藝壇最炙手可熱的名字,如Olafur Eliasson、Elmgreen & Dragset、Wolfgang Tillmans、Tobias Rehberger、Anselm Reyle等。

 

Santiago Sierra, KONSTRUKTION UND INSTALLATION VON TEERBESCHICHTETEN FORMEN, MIT DEN MASSEN 75 x 75 x 800 CM, ANGEORDNET IN ZWEI RÄUMEN", 2002. Photo: © NOSHE. Courtesy of the Boros Collection, Berlin

Santiago Sierra, KONSTRUKTION UND INSTALLATION VON TEERBESCHICHTETEN FORMEN, MIT DEN MASSEN 75 x 75 x 800 CM, ANGEORDNET IN ZWEI RÄUMEN", 2002. Photo: © NOSHE. Courtesy of the Boros Collection, Berlin

1966年出生的西班牙藝術家Santiago Sierra以四根八米長的焦油面層木柱穿透牆身,延伸至另一個房間,被鑿下來的四十厘米厚牆身部份則安然地排放在柱子下。

 

 

Anselm Reyle. "Heuwagen/Hay Cart," 2001/2008. Found object, lacquer, black light, dimensions variable. Courtesy The Boros Foundation.

Anselm Reyle. "Heuwagen/Hay Cart," 2001/2008. Found object, lacquer, black light, dimensions variable. Courtesy The Boros Foundation.

1970年出生的德國藝術家Anselm Reyle是Boros的另一個主要收藏對象。展出的作品「干草推車」(2001 / 2008) 是Reyle創作中較罕見的拾得物(Found Object)創作,但它的螢光黃色調在暗黑的背景襯托下,變得特別鬼異。另一邊是噴染成銀色的干草堆,一層層疊疊,彷如建築物本身累積的歷史傷痕。

 

 

Kris Martin, For Whom... (2008). Photo: © NOSHE. Courtesy of the Boros Collection, Berlin

Kris Martin, For Whom... (2008). Photo: © NOSHE. Courtesy of the Boros Collection, Berlin

進入這座舊防空堡壘時,迎接你的是這件極富詩意的作品 – 比利士年輕藝術家Kris Martin 的作品《為誰……?》(2007),源自中世紀英國詩人John Donne的詩篇《為誰鳴鐘?》。這個銅鐘來自比利士的某教堂,於1929年鑄造而成,二戰時被運至德國,1950年送回比利士教堂,成為安魂彌撒用的鐘,直至1971年因出現裂縫而停止使用。藝術家於2007年把鐘拆下,取走鐘垂,加上推動馬達,懸掛在12米高的入口處,無聲地搖擺著。我們不寒而悚,生與死真是一線之間。

 

 

Olafur Eliason. "Berlin Colour Sphere," 2006. Colour-effect filter glass, metal, light, steel. Courtesy The Boros Foundation.

Olafur Eliason. "Berlin Colour Sphere," 2006. Colour-effect filter glass, metal, light, steel. Courtesy The Boros Foundation.

以光、影、空間作為創作元素的著名丹麥藝術家Olafur Eliasson是Boros的主要收藏對象之一。這個名為「Berlin Colour Sphere」(2006) 的裝置作品,有如迪斯可的迷幻鏡球般在五米高的天花旋轉,把整個房間照耀得如五光十色的萬花筒。本來極有壓迫感的細小房間頓然變為全新視覺幻象體驗,八、九十年代剛興起的電子音樂彷彿在我們耳邊迴盪著。

 

 

Monika Sosnowska. "Untitled," 005/2008 (partial installation view). MDF and black lacquer, dimensions variable. Courtesy The Boros Foundation and Johannes Vesper

Monika Sosnowska. "Untitled," 005/2008 (partial installation view). MDF and black lacquer, dimensions variable. Courtesy The Boros Foundation and Johannes Vesper.

波蘭女藝術家Monika Sosnowska的巨型裝置作品「無題」(2008) 如爬行動物般伸延於兩個空間,這件「體驗式」的藝術作品邀請觀眾走進它的內部結構,但一旦進入就沒回頭路,你必須在漆黑中爬完這條個又長又窄的隧道。旅程讓你感受到人在失去方向感和安全感時的精神狀態,同時想像當年空襲時人們在此渡過生死攸關的焦慮時刻。

 

 

Boros Collection
Reinhardstr. 20, 10117 Berlin

開放時間︰星期五下午2時至4時30分
星期六及日上午10時至下午4時30分
而於網上登記日期、時間,每人十歐元。
http://www.sammlung-boros.de